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罐装 性奴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4-05 00:01:27   


    在一间类似会议室的房间中,正有四个人似乎在进行着一个会议。

      “今天的开发会议中我们将会决定下一件制品的原料,各位请看看这几幅照片。”

      一把低沉、冰冷得像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,来自今次会议的主持人。随着他的说话,房中另外几个人立刻拿起桌上的几张照片详细地观看。

      “各位觉得怎样?”主持人问道。

      “看来是刚刚完全成熟而又还未开始有老化迹象的时期,正是最适合用作原材料的时候呢!”

      “原料的外观方面没有A级也有A-级吧,是那种天生便有顾客缘的类型,色泽和形态也相常不错,外在质素是无话可说了,不知道内在方面又怎样?”

      “让我看看原料的原产地背景,……唔,出身名门,而且培育环境也十分高尚,这种类型相信很能讨得顾客欢心呢!”

      “……似乎大家也很满意。那么,我们便决定采用这个原料吧!”主持人说道。

      “赞成!”

      “那么,接下来便由负责进货的小组去为我们把原料收入吧!”

      随着众人赞同的声音,这次开发会议也便完满结束了。

   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(奇怪的工厂,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在生产着什么?)李素心每次经过这间孤然独建于废置区一角的工厂时,心中都不禁泛起一点疑问。

      这一带是素心每天回家时必经之路,四周包括了废车场和不少看来已被空置了的建筑,唯独是这一所门外写着“圣桃罐头制品厂”标示的工厂却仍有人在出入。

      素心是本市其中一间最大的医院附属的护理学院学生,刚满二十一岁的她在完成今年的课程后,便可以加入医院成为见习护士。

      父母和两个兄长都是成功的商界人士,但唯独素心天生便对商务方面兴趣缺乏,反而自小便憧憬成为一个好护士。那是因为她小时候体弱多病而间中须要住院,而在住院生活中她遇上了几个非常和蔼可亲和细心关怀她的护士,在她那时的小小心灵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
      (我也要做个好护士,减轻可怜的病人们的痛苦,令他们能够在一个最好的环境内尽快康复!)微风轻吹,素心拨了拨她额前的头发。她拥有毕直亮丽、长度大约至背部中央的黑发,前发之下是一张漂亮姣好的脸蛋,眼睛明亮皎洁、鼻梁毕直、嘴唇薄薄的泛着樱花似的颜色、白嫩的双颊自然地透着微红,令人看到后会不其然妄想着去亲她一口。

      而不知是否因为发乎内心的那种无私、爱人的性格,令她的俏脸看起来也格外温婉可人,可说是任何人一见便会有好感的类型。

      经过了工厂之后,前面是一条僻静的小路。此时,素心赫然发现在前面的路中央,有一个人正按着自己的肚子蹲在地上,面色看起来状甚痛苦。

      “你怎么了?”素心立刻快步走上前。

      “喔,很痛……”一把男人的声音颤抖着说。

      “是那一处不舒服?是腹部吗?左边还是右边?”作为准护士的素心,立刻义不容辞地上前蹲下,向那男人询问道。

      男人突然露出了一个古怪的微笑。

      “?……”

      素心正疑惑间,突然从她的身后伸出了一对手,左手勒住她的身体和双臂,同时右手拿着的一块白色手拍更疾然覆盖向自己的口鼻!

      “!!……喔喔!……”一阵剌鼻的气味冲入鼻腔中,素心立时心突不妙。只是,药力的发作却比她预想的更快。一阵天旋地转后,可怜的女护士学生便立时“啪”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。

      “嘿嘿,真顺利……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生还真易骗!……”

      一个麻布袋把素心装入其中,然后男人便一手托起她负在肩膊上,像运货般缓缓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流程二:剥去外皮

      ﹝……我在……那里?)素心迷糊中缓缓回复知觉,只见自己似乎身处在一个由灰色的墙壁和天井构成的空间之中。

      “我的手脚……怎么?”正想站起身来,赫然发现自己的四肢都动弹不得,原来有一条麻绳正绕过自己的胸脯上下绕了两圈,再把她的双手紧绑在身后,同时长裙之下的脚踝,也同样被绳捆绑在一起!

      “醒来了吗?原料一七一号李素心、一七二号陈美妮、一七三号童雪明!”

      素心定神一望,只见在前面不远处正站着三个男人,中间的一个男人看来已到中年,穿着整齐的西装,面上冰冷得毫无表情。听那低沉的声音,可以认得出他正是前文提过的“开发会议”中那个主持人。另外在他身旁一左一右,还有两个穿着一身白袍的青年,看起来既像医生又像正要进行什么实验的化学家。

      素心往她身旁一看,这才发现原来还有两个和自己同一遭遇(被绑住手脚)的女人:一个是一脸温柔、年约二十七、八的人妻,肤色非常雪白;另一个看来年纪和自己差不多,是个短发而外表倔强的少女,一身古胴的皮肤十分健美。没有例外地,她们两人同样是上等质素的美人。

      “你们抓我来干什么?这可是犯罪喔!聪明的话便快放了我们!”那个一脸英气的短发女生愤怒地骂道。

      “这女人作为原料,态度倒也恶劣,恐怕会是劣货呢!”

      “是不是劣货,还要先经过QC(品质检定)才知道!”

      两个白袍青年自顾自的在交谈着,此时另外那个人妻也忍不住道: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绑着我们?”

      西装中年走前一步缓缓地道:“我是邓博士,是圣桃罐头制品厂的商品开发主任,至于绑着你们的原因,是为了方面我们进行产品的开发和加工。”

      “我们现在是在那间奇怪工厂之内?还有……你说的产品是指……”素心疑惑地问道。

      “太多问题了……反正待会你们便会知道这是什么一回事的了,我们还是事不宜迟的,开始生产流程吧!”

      “是,邓博士!”

      两个白袍青年立刻快步走前,来到身穿白色衬衣、米色长裙,因手脚被束缚而只能躺在地上蠕动着的李素心跟前。

      “你们想怎样?……哇啊,不要!”

      两青年手上各拿着一把剪刀,手起剪落便把素心的外衣和长裙凶暴地剪开!

      “啊呀呀!!”

      “不要动!否则伤了内皮便不好了!”

      剪刀划过布絮,发出令人心寒的“嗦嗦”声;素心只有在震惊之中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衣裙被割成长条、再分撕成布碎。渐渐地,在布碎四散飞舞之下,一具红红白白,柔嫩幼滑的年轻女性胴体,便完全曝露在众人眼前!

      “不要!讨厌哦!”继外衣之后,两人连她的内衣裤也没有放过,同样地剪成了丝碎。

      “这些东西你以后也再用不着了!嘻嘻嘻……”青年把胸围、内裤的碎片扫开,面前展现出一对发育良好,呈碗型的娇媚肉峰,与及一块被黑色嫩草所覆盖着的,女性最私隐的倒三角地带。

      “剥去外皮之后,便洗一洗那内皮吧!”

      随着邓博士的吩咐,另一个青年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水喉。

      然后,他一打开了水龙头,一条水柱立刻喷射而出,把素心的裸体上那仅余的一些布絮也清洗干净,全身也像“落汤鸡”般淋个透彻。

      (啊呀呀呀!!!这究竟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!)在陌生男人前赤身露体的冲击,加上那些男人的异常而超乎常识的说话和行为,令素心怀疑自己是否身处梦中--正在做着一个荒诞而恐怖的恶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流程三:

      运输带装配继李素心之后,另外的两个被捕获的女人,人妻美玲和短发女郎雪明两人也同样遭到“剥皮”和清洗的对待。

      “妈的,你们究竟干什么!把别人掳来之后更扯烂我的衣服,还说自己是什么罐头厂……聪明的快放了我,否则我可不饶你!”

      被剥光的途中,雪明不断地破口大骂,看来她是个非常巴辣和强气的女人。

      “真吵呢,这个一七三号真的是好原料吗?”

      “博士选中了她一定是有理由的,或许有些客人便偏偏喜欢这种类型吧!”

      两个白袍青年自顾自地交谈着。

      “喂,快停手啊!!”

      邓博士皱了皱眉:“封着她的口!”

      “唔唔!……”得到指令后,其中一个青年立刻为她配戴上一个黑色的橡胶封口球,把她的嘴塞个满满的,令她终于可以静一点了。

      终于,三个美女都被剥得全身赤裸,啡的、黄的、白的像三条肉虫躺在灰色的混凝土地板上,静待她们的下一个命运。

      “好,把她们三个接上运输带,然后继续下一个程序吧!”

      (运输带?……)素心正在孤疑,突然听到上方传来一阵机器的声音,她勉力抬起头一看,赫然发现那条“运输带”了!

      在她们的头上方约两公尺高处,有一条类似轨道的东西横过半空,那条轨道之下布满了钩子,现在那些钩子正自动地缓缓向前移动。

      “一七一号,你先上去吧!”

      素心见到其中一个青年正叫着自己的“编号”,她的心中暗暗感到,由此刻开始似乎自己已经失去了人的姓名了。而他说的“上去”又是什么意思?

      只见青年手上拿着一副形状怪异的,由坚厚的铁枝所组成的“骨架”,那副骨架最顶处有个钩子,钩子的正下方是一个环形的部份,再之下则分成了一左一在两条铁条。

      “喔,干什么?”

      白袍青年把骨架中上方的环形部份套入了素心的头胪,那个环的下方有一个调较大小的螺丝,青年调较至令那圆圈的直径刚好夹住了素心的整个头胪为止。

      伸向下的两条铁条,在中间和最底处同样有两个圆环,那人便把绑着素心的麻绳解掉,然后把素心的手臂和大腿分别套入了环内并扭紧了螺丝。

      这样骨架的装配工作便告完成了。由于骨架的左右两条铁条长度较短,而且还微微地向前伸出,所以令素心的手脚也不得不向前微屈,令她的姿势也变得像只青蛙般滑稽。

      “啊呀?……”

      然后,素心突然感到自己整个人竟向上升起!

      原来是那个刚刚装好了骨架的人,把自己整个人抬了起来,然后把骨架最顶的钩子,卡在上方那条运输带的其中一个钩子上!

      “啊呀呀,不要!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钩了在上面的素心,便好像是烧腊店中的一只腊鸭一样,被挂在半空随着运输带缓缓向前推进!

      “这运输带会带你到达下一个加工流程。”

      邓博士说话间,另外两件货品也遭到和素心的同样对待。

      “不要!我是人,不是什么货物,你们简直疯了!……啊呀!好可怕!”

      素心全身便只靠头顶一个钩子钩在运输带上,所以她只要稍一挣扎,整个人便立刻在半空中不停摆动!身处半空的不安定感带来的恐怖,令她本是温婉可人的俏脸立时吓得脸色发青,当下再不敢作出任何郁动,合上眼睛并轻咬着下唇,在心中不断祈祷:如果这是恶梦的话,便请立刻清醒过来吧!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